目前日期文章:201306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  大學兩年就要這樣結束了,實在是有些感懷,其實好像沒有認真想過為什麼我現在會在地理系,果真是遙想當年啊,衝著高一地理老師把角峰、刃嶺用布丁來比喻,說得生龍活虎的、還有便利商店為什麼要在三角窗地帶等等的,讓我對於地理的想像,就像發現新大陸一樣超展開了,我可以說是個喜新厭舊的人吧,對於一直接觸的事物很快就貧乏了,綜觀整個高中課程,也真的只有地理是與國中不大一樣的,所以我現在大約能夠理解為什麼我高二時,這麼討厭區域地理了,了無新意呀!


  升大學那個時候,就地理系跟外文系的面試我最緊張,地理系面試的時候我還緊張到忘掉後半段的自我介紹,相較於我在國企系的漫不經心,真的是付出了滿大的真誠給地理系的,可是那時候反而是對地理系沒有什麼想像的,大概就只是,「我想聽到很多不一樣的東西」,僅此而已。雖然從小我並沒有比其他同年齡的小孩對這個世界好奇,想到我表姊的兒子,會一直逼問我到「為什麼國民黨要跟大陸統一」這麼尖銳的問題,小時候的我真的是小巫見大巫了。但是可能就像高中班導放給我們看的一段日劇中,女教師回答小孩子為什麼要讀書的問題:「如果你連對於你所身處的世界,都不想了解,那麼你這輩子來這裡幹什麼?」啊,一針見血。

R-O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最近頻繁地走出書本世界,實實在在地去接觸正在實踐中的人們,這種感覺很踏實,身處在一個如此重視親眼見聞的科系,我時常在思考所謂地理實察的意義,現在深深覺得,開拓眼界就是最核心的價值了,無論是換一種觀點,或是多一點眼前風景。也漸漸覺得,地理實察作為一種教學,要學生像一個地理學家從假設、蒐集資料,到形成理論、回答問題,是太過了。

  上個星期,跟著周素卿老師出社會創新與地方發展的實察,看到南投縣竹山鎮的何培鈞先生從一個醫管系畢業的大學生出發,利用文創帶起整個衰落的市鎮,聽著聽著竟然哭了。竹山鎮跟卓蘭鎮很相似,都是在行政區劃下,為了圓滿政治利益而犧牲的祭品,一眼瞧上去十分熟悉,也讓我更積極、認真地聽何先生的分享,全台灣的大學都是你的大學,全大學的科系都是你的科系秉持著這樣的精神,完全落實大學教育的宗旨,為自己蒐集自己需要的能力,描繪自己的圖騰。講到這裡,突然想起萊布尼茲的單子論:

構成宇宙根源性的本體稱作單子,上帝沒有理由創造兩個一模一樣的單子。

R-O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