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401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 

  還記得我在某堂社會學甲的中間下課,到講臺前告訴范雲我的疑惑,「我們要如何看待父系社會和父權社會間的關係?」這個大哉問著實困擾了我很久,范雲一開始沒有聽懂我的問題,或許我自己也沒有想得很清楚,兩個人對看了幾秒,我整理了思緒,解釋道「今天我們講我們身處在一個父權社會,我們要瓦解父權,但是當碰上了台灣某個原住民族時,我們得說那是一個父系社會,我們無法控訴他是一個父權社會,然後要瓦解他。」范雲先說這是個很好的問題,然後用她很喜歡的一位黑人女性主義者的話來回答這個問題,「當白人女性主義者向我呼喊著『姐妹們,我們要聯合起來對抗父權』,我傾向先說我是個黑人,然後才是個女性主義者」這句話詳細的內容記得不是很清楚了,但大意上是如此。范雲說,要對族群議題有敏感度,而不是斷然地像空降一樣去批評他群的文化。我那時老覺得這回答是隔靴搔癢,沒能真正地直抵我的心頭之癢。

 

文章標籤

R-O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DSC_0800  去年到某老人中心實習,也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去報名,反正就是去了

 

  “Life is not all a bed of roses. 是我最喜歡的一句英文諺語,我所看重的不是玫瑰的鮮紅,也不是獨尊西方文化的隱喻,在這句話裡供我們細細品嚼的是語言文字的雙重性,人生不是一床玫瑰在原文中的意思是人生不是永遠都那麼舒適,在台灣教育下的我們會馬上查覺這句諺語的奇異之處,玫瑰的刺是我們從小到大被教導要去關注的,作文老師說:玫瑰美豔中帶刺,比喻著美好的事物總是伴隨著陷阱,也就是大自然中的法則──愈鮮豔的,愈毒。雖然英文中也有像是 “There's no rose without a thorn.” (沒有一朵玫瑰沒有刺) 此類的警語,但大多是用在追求美好卻遇到挫敗時的慰語,相較之下,我們是否在還沒看見玫瑰的美時,就先看到了刺,以至於我們都不敢試著伸手去摘下它?

文章標籤

R-O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晃眼間,竟也三年了。這個數字對我的意義之大,恰好是現在大三的我往前逆推到高三那一年。

 

R-O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