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404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我隱約還記得小時候讀的寓言故事都這樣教著我們,石縫中的小草即便遠遠小於大石頭,但仍堅忍不拔地探出頭來,我們要學習小草的精神。但曾幾何時,這個社會宛若得了精神分裂,勵志故事中說一套,現實中卻成為了百般刁難小草、想把小草壓回爛泥中的反動份子。

 

這個社會中,無處不是壓迫。我就是在壓迫中成長的,在男性陽剛氣質的宰制下長大的,尤其是體育,那絕對是我的夢魘,每一次的上場,都讓人無法不去想到「男生要善於運動」的壓迫,人生中兩次羞恥的痛哭都是因為體育,一次是因為接力賽替補上場、太緊張忘記助跑,結果賽後被班上男生圍剿痛罵,當著數百個家長的面,在操場上哭了;一次是國中放學,鼓起勇氣跟大家一起打籃球,結果有人看我不太會打,大家開始教起我來,一個同學生氣得罵「為什麼我要浪費時間在這裡教人打球」,然後揹起書包就走了,其他人要我別管他,但我也背起書包走出校園,在回家的路上邊走邊哭。看似體育是我的夢魘,但問題其實不在體育,在於背後龐大父權結構中對男人與男人競逐的「強迫症」,父親逼我運動,因為這樣才長得高,「男生一定要夠高」,再一次圍繞著運動的陽剛氣質幽靈纏繞著我,但背後還是父權結構作祟。

R-O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本文章同步刊登於關鍵評論網

 

  從「太陽花」成為這場學運的符號開始,似乎就註定了長久以來台灣人避而不談的問題必須被重新面對,那就是──身分認同與意識形態的詭譎糾纏。太陽花意外地進入立法院後,就爆發了台聯黨誤以為太陽花是中國國花,而將其踩踏於地的窘境,但其實那只是因為毛澤東自詡為紅太陽,子弟兵們遂被聯想是承蒙太陽雨露的太陽花所致。「太陽花」也同時是極具西方意象的花朵,在西方數次成為重要歷史時刻的象徵物,跟一部分種來自於中國的百合花不同,太陽花原產於北美洲,若以此來看這場學運,竟也覺得意外地恰巧,太陽花的身世就如同台灣新世代的年輕人一般,錯綜複雜、認同糾結,卻又能總是望著東邊,等待旭日的升起。

R-O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本文同步刊登在《想想論壇》

 

  亂世出哲學,東西皆如此。經過這陣子的服貿運動,不少東西值得我們深深地重新思考,而讓我感觸最深的就是「感情」。「談政治傷感情」已經是家喻戶曉的俗語,但在此之前從未體悟的如此之深,讓人不禁想思索,在這服貿議題背後的「感情」問題,展現出來的感情本質究竟是什麼?

文章標籤

R-O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