馬祖  

 

上個週末去中研院民族所聽香港研究的研討會,只聽了第一天的會議內容,雖然過程中有些火爆,但是也算是開了眼界。特別是會議中某位人類學者抨擊文化研究學者做「認同研究」這件事,說「認同問題」根本是這些學者自己搞出來的。他說,區域研究過去是西方國家為了各種原因而出現的,現在台灣人做台灣研究、香港人做香港研究,既然研究必定要將研究客體「他者化」,那麼怎麼可能研究自己?他還重批,研究「認同」到底是在研究什麼,只是要那個名分罷了,說穿了,根本不知道在認同什麼,只是在認同那個認同。

文章標籤

R-O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